• 学院新闻

中评关注:中国为什么不参与南海仲裁案?

研讨会现场(中评社 张爽摄)    

中评社厦门10月14日电(记者 张爽)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共和国时任政府单方面就中菲在南海的有关争议提起仲裁。2013年6月,菲方不顾中方强烈反对,成立了由5名人员组成的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2016年7月12日,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仲裁案做出“最终裁决”,判菲律宾“胜诉”,并否定了“九段线”, 还宣称中国对南海海域没有“历史性所有权”。

在两岸钓鱼岛岛礁法律地位研讨会上,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刘梦熊问,与会专家提出了这么多针对南海仲裁案的强有力的法理依据、历史依据,这些观点为什么不在海牙国际法庭仲裁庭讲?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昆成回答说,刘委员提出的问题很多人提出来过,他个人认为中国不应该参加南海仲裁案,联合国在公约设计中,设计了四种争端解决机制,其中包括仲裁,还有一条条文规定,如果涉及到领域主权争端、历史性权利、军事冲突、海洋划界四种争端,任何一个契约国可以书面声明不接受强制管辖。因为这四种争端是高度政治敏感的案件,得不到好的解决,比如阿根廷和智利也曾经有边界纠纷,由英国女王仲裁,本来是争端,后来就直接开火了。所有高度政治敏感的案件,司法程序是不能解决的,越解决越乱.

傅昆成说,除了中国,俄罗斯、英国、加拿大、意大利、泰国韩国等国家都书面声明都不接受强制管辖,美国也不接受。“世界上有二三十个国家都不接受,我们有权利不接受。”

“第二,仲裁案一出来,按照联合国海洋公约的规定,是联合国海洋法庭庭长指定谁去做首席仲裁员,当时为什么菲律宾赶快提出这个案子?因为当时海洋法庭有权组织仲裁庭的人是安倍的亲信。”傅昆成说,仲裁庭有四个欧洲的白人,庭长是斯里兰卡的法官,他太太是菲律宾人,四个仲裁员一半是菲律宾指定的。

傅昆成表示,看看国际法庭的判决就发现,很多就是和稀泥。仲裁庭是介乎调节和裁判中间的程序,仲裁员的薪水是当事国要出钱的,中国不加入,就可以不出钱。结果就是菲律宾胜诉之后,美国国务卿访问马尼拉,菲律宾向他要两千多万美元,一部分就是支付仲裁庭费用。

 

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中评社 张爽摄)

“这个游戏本身就是要被打倒的,我们就是要借由不接受仲裁的做法,针锋相对地否定仲裁程序,来凸显它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傅昆成强调,仲裁应该基于当事国的同意,没有基于当事国的同意,本来就不应该仲裁。这种游戏如果我们参加,再有什么好的证据都是枉然。即便我们不参加,外交部也做了很明确的立场解读。

如果中国参加仲裁案,是否可以提出质疑,要求更换仲裁员?傅昆成说,《南海导报》对首席仲裁员提出质疑后,仲裁庭确实换了人,但是这个游戏的品质就是那样,如果参加进去了,就是承认了它初步的管辖权。中国不参与南海仲裁是给国际社会留下好的榜样,真正的依法治理(rule of law)不是这样管的。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永清认为,参与不参与南海仲裁案,是一个原则问题,事关国家主权领土领海,必须参与,具体庭内有理由不参与,但是庭外应该参与。学者做了这么多研究,也应该向全世界传播,必须理直气壮地讲出来。

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潘俊武教授说,南海仲裁涉及到管辖权,国内也是有研究的,“在决定不参与之前,已经做了研究,也在讨论。外交部也做了各方面的权衡,不是没有研究。”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邵汉仪从舆论攻防战的角度提出应该用国际能够接受的角度告诉全世界中国的立场和理由。

“广告的长度是30秒,这是美国人都知道的,日本人更知道。日本是拿现代的打法跟我们打。”邵汉仪举例说,日本经常用图文并茂的方法来说明一件事,购买钓鱼岛时,日本地地铁站有一个购岛的广告,日本人看了以后纷纷捐款。当美国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参加南海仲裁案时,我们亦可以用他们懂的方式来说明,比如最近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一事沸沸扬扬,我们就可以告诉美国人,中国不参加南海仲裁案的理由跟美国人不同意卡瓦诺当大法官的理由一样,是五比四的关系。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昆成(中评社 张爽摄)  

  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教授王泽林(中评社 张爽摄)  

  海南大学法学院教授邹立刚(中评社 张爽摄)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邵汉仪(中评社 张爽摄)  

点击次数:10 发布时间:2018-10-15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