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洋法公约

[中国远洋海运报]连载 |“北极飘祥云”(十三):难得的周末

2016-09-26吴腾

难得的周末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阴

昨天最靠近船尾的模块卸下后,船上只剩下位于主甲板中部的模块,仍然采用尾滚的方式卸货。因为昨天的模块卸下后还有支墩留在甲板,所以今天在卸货之前,必须把挡住SPMT通过的支墩切割掉。大概因为是到了周末时间。上午,在甲板作业的工人又少了几个,工作进程明显放缓。趁这段时间,轮机部安排修理冰机,水头带人安装船舷的栏杆。

直到傍晚时,整装待发的9台SPMT,其中6台准备陆续上船。有了前面两个模块的卸货经验,这次有42排轮子的SPMT很快就到位,船长与大副配合得更加默契。因通道尚未清理干净,另外三台SPMT只能等明天才能上船。卸货计划被迫推迟。不过船员们却难得轻松,享受一晚的周末时光。

船尾的跳板刚刚吊完,天空开始飘起小雨。几个电焊工人到梯口处避雨,值班的两名水手唐之云和朱中华与他们攀谈起来。俄罗斯工人的英语不太好,我们连说带比划,居然聊得不亦乐乎。小唐喜欢收集外国钱币,身上带着几枚1元、1角的硬币,便和俄罗斯工人互相交换。俄罗斯工人非常热情,挨个与我们三人合影。其中一人,用的是小米手机,还有一人,是海淘的中国手机。他们很高兴地说,中国的手机又好又便宜。用小米手机的俄罗斯人还想把合影照片分享给我们,可惜萨贝塔港地处偏远,没有网络。

 

从船上驾驶室望去,萨贝塔港几乎就是一片不毛之地。

 

油气装备设施还在施工中,道路没有硬化,从码头上船的人都踩着一双沾满泥巴的靴子。但是可以想象,几年之后,这里的天然气将通过管道和船舶出口到世界各地。那时,定是另一番光景。

晚饭时,船长正式通知全船,今晚不卸货了。餐厅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前两天,大家都是匆匆吃完,继续奔赴工作岗位,难得闲暇。今天晚上,除值班人员,唱歌的唱歌,打牌的打牌,还有理发的、休息的,政委拉苏裕船长高歌一曲,随船人员与船员们在牌桌上切磋交流。

  晚饭后,电助赵凯帮机头陈大刚理发

 

船员们日常工作繁忙,不可能像陆地一样每天工作8小时。船舶正常航行期间,大副、二副和三副每天都要值8个小时班,8小时之外,还有各自的工作。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除每天白天的工作外,晚上还要轮流巡回检查机舱,电机员每天都要巡回检查。靠泊时,全船出动,没有一人闲着。装卸货期间,更是白天夜里连轴转。对大副、二副、三副来说,每天的睡眠时间也被值班分割开来,休闲娱乐的时间更少得可怜。

船员们每天要面对同样的面孔、同样的工作环境、同样的生活环境,他们享受不到陆地上的商场、电影院、咖啡厅,没有网络,看不到电视,但又必须排解来自工作、家庭等方面的压力,所以,心理素质过硬、能耐得住寂寞是对船员的基本要求。就像二轨说的那样,“在船上,心要定,否则干不了船员。”

在驾驶室右翼,感觉有好几只海鸥在顶棚上空盘旋嬉戏。趁着萨贝塔港夜晚的灯火,细听细看才发现是微波推动碰垫与码头摩擦发出的声响。明天,祥云口轮将挥别萨贝塔,开启下一段航程。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NDMyNjIwOQ==&mid=2649453718&idx=6&sn=0f05b616e72cfa2bbd40dc97cf43ae83&chksm=871e5d38b069d42e058c2ba1ce3c3816290ae18a96e4128671db01794b318f5aac338cc6e5a6&mpshare=1&scene=1&srcid=0929M7glh2OcsPZdmBBSjw9F&pass_ticket=AaX4KsnLbK%2BxW0PNfjCM5B6Q4eAmY1DCA%2FiCZcZPhgDkGWI%2FaXKbkGj1K%2Fe2DPGP#rd  

 

点击次数:21 发布时间:2016-09-30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