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洋法公约

[中国远洋海运报]连载|“北极飘祥云”(十九):陈医生的一天

y2016-10-01吴腾


陈医生的一天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阴

    

         陈伯涛,祥云口轮的服务员兼船医。7月份在青岛船院参加北极培训的第一天,我便认识了陈医生。当时,我还不清楚培训餐厅在哪,他谦称是船上大台(服务员),带我从公寓一直到餐厅门口。没想到,在青岛上船后,我们又相遇了。


       

        刚上船时,按照随船人员最初的计划,我们打算自己承担所在D层的卫生清洁工作,但陈医生坚决不肯,他只重复一句话,“这是我的工作!”我们拗不过,只好作罢。今天,照样如此。于是,我就成了跟班儿。


        陈医生每天的工作从早晨五点钟开始。先把前几天客房换下来的床单、被罩、枕套、枕巾等放到洗衣机清洗。趁洗衣服和大家都未起床的时间,他要拖生活区里的4层地板,要为大家准备早餐的碗筷、饮料等。一切收拾妥当大约六点半。这时,洗衣机刚刚停下来。他要收走已经晾干的床单等,再晾上刚刚洗好的。祥云口轮房间多,床上物品自然都要配。虽然不可能像宾馆一样一两天换洗一次,但陈医生有心,每一套都对应着固定的房间,并叠得整整齐齐。

        早饭七点开始。陈医生匆匆吃完,便开始清洗碗筷,一直到八点钟左右大副和驾驶员值完班吃完饭,饭桌、地板再擦一遍,餐厅的工作才算基本结束了。这时,船员们都去干活了,趁生活区人少,陈医生再扫一遍各层地板,简单收拾一下船长办公室。

        休息两个钟头,十一点他又开始忙碌起来。去仓库取水果、擦桌子,热一碗早饭剩下的豆浆给每天都吃不上早饭的二副,给十二点才值完班的三副和驾驶员盛好饭菜放到保温箱……陈医生已经53岁,是船上年纪最大的人,非常瘦,谁见到都担心他身体吃不消,但他照顾大家就像一位贴心的长辈。在萨贝塔卸货时,他搬一箱矿泉水到驾驶室,大副看到又气又笑,“大哥,这么多壮实的小伙子,你随便叫个人让他们搬上来,摔着你了怎么办?!”陈医生摆摆手,“我没问题的。”

等所有人吃完午饭已经过了十二点。跟早饭后一样,他要清洗碗筷和餐盘。

“一天三顿饭,天天如此,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陈医生笑笑说,“习惯了就好。”

应急演习时,政委与陈医生的医疗小组在待


        打开了话匣子,陈医生便跟我讲起他31年的船员生涯。从南通医学院毕业后,他上船做医生,后来随着报务员、船医、电机员等岗位被取消,他开始兼做服务员。三十年来,当初的同学们都已下船,或去医院行医,或改行,或调到陆上,只有他还坚守着。他跟我打听集团的一些情况,认不认识某某,关心公积金缴存比例的调整,估算退休后能拿多少退休金……平平淡淡的,却安安心心的。

        晚饭前,他照例是提前做好准备;饭后,一个人默默地清洗碗筷,每当我们把餐盘放到水槽里,他都要笑着说“谢谢!”

        陈医生说,航行期间,是工作最轻松的时候。靠港期间工作量大一些,像地板打蜡、接待各类来访人员等等。在国内靠港时最忙,因为还要为上船探亲的船员家属做好服务。

        收拾妥当还不到八点钟,陈医生就要准备休息了。国庆节就要到了,但他还要在同样的时间,重复同样的工作。

原文网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DMyNjIwOQ==&mid=2649453750&idx=3&sn=5b4eb69a8dfd8f8a25cf34537d4947a3&chksm=871e5d18b069d40ed7e83a98381c109cf1604a879418ba4f887ef716a562613e98765d82eeb4&mpshare=1&scene=1&srcid=1011Q0SjujT56kBaXBxWjFj9#wechat_redirect

点击次数:37 发布时间:2016-10-11打印】【关闭